zjh捞鱼360 / 我的原创 / 捞鱼 - (8) “数九”天

0 0

   

捞鱼 - (8) “数九”天

原创 有奖征文
2015-01-24  zjh捞鱼360

本文参加了【冬情】有奖征文活动

 
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数九”天
      东北有句俗话,叫做“三九、四九,冻死老?!?,说的是在东北每年“三九、四九”前后的严寒状况。实际上在处于地球北温带之地的我国版图内,每年从冬至节气开始数九到“三九”、“四九”的时候,正值二十四节气当中的“小寒”、“大寒”之季,无论是南方、北方,都是一年之中最寒冷的季节。今天是“三九”第二天,根据中央气象台的消息,同属于江南之地的上海、杭州、萧山等地,最近的气温比历年来的平均气温略高0.5度。属于正常年份。然而,捞鱼总觉得现时有暖冬之嫌,没有了儿时那西湖大结冰和断桥残雪的寒冷。今日见林涛兄上传的“严寒中的呼中”又使捞鱼勾起了对在大岭过冬时那一幕幕天寒地冻的景象的记忆。

      呼中区位于我国大兴安岭伊勒呼里山北坡,呼玛河中上游地区,地理座标为东经122°39′30″-124°21′00″,北纬51°14′40″-52°25′00″。北与漠河县、塔河县接壤,南至伊勒呼里山分水岭与松岭区和内蒙古自治区鄂伦春自治旗相邻,东与新林区相连,西与自然?;で湍诿晒抛灾吻疃拍勺笃旖唤?。全境东西宽115公里,南北长125公里。总面积为7419.99平方公里。也就是说是神州北极漠河县的邻居,同处于中国版图的最北端的高纬度区域,曾被称为不适合人类活动的高寒禁区。我们在大岭时是搞修路的,是大岭的先行者,要比采林伐木的、农业种地的都要先进去一步。那个地方的寒冷程度,对于没有去过的人是无法感受到的。不要说冬天了,就在最暖和的夏季,我们在看似一片片绿茵丛丛的草垫子里,可是当你把上面的草皮刨去不久,就显现出底下坚如盘石的永冻层。冬天就更不用说了,大小河套到数九天时基本上是连底冻,那河套平整的河面变成了车辆运输的极佳道路。这几年每年的数九天,我们这里来个一、二天零下3、4度的天气,就会感到冻手冻脚地难受了,想当初,数九天时呼中零下四、五十度是司空见惯的平常事。要说这零下四、五十度有多冷吧,可以讲,只要人在野外,看到的几乎都是白茫茫的一片,树上挂满雾凇是白的,脚下不化的冰雪是白的,岭友们穿得棉绷绷的,戴得严实实的。那棉帽子、皮帽子、围巾上面都是自己呼出的气体结成的霜,连眉毛、胡子都是白的。稍不小心耳朵、鼻子,手指、脚趾就会冻白,非得搞雪搓才能缓过来,得以健愈。晚上,住在帐篷里,在大铁炉子的烘烤下是暖和的,但是如果晚上要大、小解就有点麻烦,连队的间易厕所离帐篷有点距离,我们男同胞没有痰盂罐的,在小解时,把帐篷的门帘往外一挑,往门口就就地解决了。那小便浇出去时是热的冒着一条热气的白线,一落地时就只听到“叽、叽、叽”的象撒珍珠一样的声音,力马就冻上了,加上帐篷内平时泼倒出去的废水,每幢帐篷门前都会结起一座座小冰山。捞鱼讲的这些我们的第二代、第三代会当成“神话”,但是对于广大的岭友,那都是切身体会。今天就讲这些吧!希望能激起岭友们对那时的回忆。
再打一下酱油: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说“数九”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北国严寒还依旧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三九四九冰上走;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杭州暖冬也许久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断桥残雪已少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