卧听风铃 / 冬情 / 冬天的温暖

0 0

   

冬天的温暖

原创 有奖征文
2019-12-08  卧听风铃

本文参加了【冬情】有奖征文活动


  昨日,大雪,却冬阳灿烂。下午,应友友再次之邀。凉风轻抚脸颊,沐浴冬日的缕缕暖阳,去县城附近的黄山健身步道走了一趟。

  信步踏上落叶掩埋的山中曲径,层林中的落叶处处如地毯般铺展得无边无际。目视着橘红的片片的桲萝,王姐说:郑呀,你看这么多桲萝,这么多叶子,竟然没有一个人前来捡拾。现在的人们日子过得都富裕了。

  我说:桲萝是林业局制定的政策,不让村人砍了,一是为了绿化,而是赏看红叶。至于落叶嘛,现在还有几家人天天用灶台做饭呀?村里人家家户户都有煤气罐,有的村庄现在已经用上天然气了。

  王姐说:是呀,社会发展真快,我家的天然气也就用了不足十年。一群人,边走边聊?;疤庾疃嗟淖匀皇锹湟?。都在唧唧喳喳说少时做饭燃料的事件。

  是呀,年少的时代,我们从草色??唇次蘧屯獬黾袷白龇褂玫娜剂?,到夏日里头顶炽热的烈日,薅了一捆捆青草,晒到公路上,傍晚再收起来,背回家;再到秋日满山捡拾枯黄的秋草,落叶,毕竟附近的资源有限,偶尔瞅着看山场的人不在,伺机当起山场的入侵者,掠夺一抱本应该是集体的东西,做贼似地迅速逃离,那个心跳得如同拨浪鼓,咚咚响;初冬,村人,最盼分山场,那时各家都有一块属于自己的领地,凡是地上的杂草,有的根也不留,网包、绳捆、提篮满满,都是村人一年的期盼,于是,冬日里的山场,除了松树外,山山岭岭脱掉了黄澄澄的衣裳,光秃秃的裸露在人们的视野里。松树,是集体的,任何人不能动半个枝子,有人还趁机剥点鲜的松针,偷偷藏在割倒的草把里。即便这样,有的家庭,燃料还是不足,他们想法设法与看林员躲猫猫。有人偷砍松树,第二天,大队的喇叭就循环往复喧杂在村庄的上空,于是,砍树的那人走在大街上,唾沫星子流淌一大街,有的人,还被罚工。

看着这些落叶,我不禁想起自己小时候的冬天,跟随姐姐,拿着锤头穿行在松树林里专找干棒砸(这个看林人允许)。当然,就是依靠这些干棒,支撑小学、中学冬天取暖的岁月……

返回的路上,句号般的夕阳霎时逃遁。路经的村庄,炊烟那道袅袅风景非常时隐时现。

 时光荏苒,时代变迁,经济突飞猛进。感恩那些被当燃料、取暖燃过的草木,人们的生活过度到了如今冬天集体供暖、燃气供暖、各类电器取暖的新时代。现在的人们,即便冰冻三尺,地裂天寒;大雪封门,朔风急卷,也享受春天暖融融的温度,再也不会有噬骨的寒冷。新农村建设已经步入正规的航道,人们衣食住行,日新月异,安居乐业。 我不禁想到了诗圣杜甫,如果他生活在当今的社会,还会有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!”呐喊吗?。1016字)

2019.12.8

    猜你喜欢

    0条评论

    发表

    请遵守用户 评论公约

    类似文章
   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